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移动互联网下乡文娱为王

发布时间:2019-07-17 20:02:07

  移动互联“下乡”:文娱为王

  中国互联已迈入10亿民时代,刨除资费承受能力的限制,移动互联让一线城市和偏僻农村上手段和便捷性几乎没有差异,但庞大的上人口基数也让互联产品产生用户群分层。春节期间,北京商报通过调查位于内蒙古的一座三线小城市及周边农村,还原了移动互联在小城镇和农村的真实面貌。

  大众应用变调

  你们为何有语音不爱用,爱打字?多麻烦。聊起,北京商报的高中同学小赵(化名)抛出了这样的疑问。作为国民级超级App,的平常使用频率也是最高的,但小城镇、农村和大城市的用户却有着不同的使用习惯。小赵表示不解,本来就是以语音为主才代替,为什么你们还要用文字?打开她的几个群聊天也几近都用语音的情势。

  高中辍学后生活在乡下的小武(化名)中朋友圈、大小的群里短视频更多一些,多以东北农村搞笑视频为主,还有一些不堪入目的色情题目。我都是转着玩儿的,朋友都发这些,有些题目和内容不是一回事的,小武有点儿不耐烦地解释道。

  年轻漂亮的表妹用做了点微商的买卖,说是帮朋友忙,转发一些代购化妆品、服装的文章图片。她说,偶尔有的朋友会询问她,但不会招致朋友圈人们的反感,很多朋友都在做这个,相互都理解。

  在路边普通的小服装店,北京商报发现支付已可以使用,服务人员表示去年就已经开始用支付了,但是大部分使用的都是年轻人。而当在淘宝上搜索同款服装发现价格更便宜时,服务人员发现后表现得非常反感。

  除这1国民运用,滴滴在北京商报故乡的使用状态也与大城市有很大的区分。在机场用滴滴叫快车服务,司机接单后立刻询问是不是愿意拼车,原来,这位司机用自己和亲戚、朋友的号、车辆信息注册了6个滴滴账户分别在4个上轮番使用,有时妻子也会驾驶另外1台车参与其中。

  说起快车的买卖,司机非常自豪,我干了两年,现在都6000多单了,每一个月算上自己本职的工资能挣一万多元。除平时正常抢单,司机称自己还提供其他服务,有的人好面儿,想用好车,我也可以换车,有的人需要包车1两天,我也接这样的活,固然价格可以商量

  ,时间长了就多了很多老客户,有用车需求直接打不用滴滴。他还向北京商报展现了六七个当地滴滴司机群,群里的司机只要有单子自己突然不能做的就可以迅速找到其他人进行委派。

  文娱应用为主

  除了大众应用外,北京商报在亲朋好友的中发现,最多的App类型就是文娱。50多岁的张阿姨(化名)中,欢乐斗地主是她最经常使用的App,其他还有消灭星星、天天爱消除。儿子不在家,现在退休没事情做,打打游戏做做家务一天就过去了,张阿姨说道,最近有个朋友在玩儿直播,很有意思,我也想试试。

  CNNIC发布的《2016年第39次中国互联系发展状态统计报告》显示,2016年络直播服务在资本气力的推动下持续发展。截至2016年12月,络直播用户范围到达3.44亿,占民总体的47.1%,较2016年6月增长1932万。

  这次春节期间,北京商报发现直播也火遍了小城镇,并且不论年龄层。表妹说,我有一个同事直播每一个月赚好几千块呢,好多同城的人在上面打赏。隔壁邻居老李(化名)也说,每天睡前无聊都会看直播,他用的小米自带小米直播,所以一直用小米直播,有时候也会打赏,但其实不太愿意支付高额礼品。

  张阿姨准备请教下朋友直播的方法,她准备无聊的时候直播唱歌、吹口琴。打算去朋友在的映客直播,一开始还是要与朋友互动的,不然不太好意思。

  除直播和游戏,视频运用更是必不可少。北京商报所调查的用户中,几乎每个人里都安装了视频App。看视频、看直播、玩游戏成为了他们日常生活中消遣娱乐的主要手段。

  调查过程中,北京商报了解到,所有的女性中都安装了美图秀秀。平时发朋友圈都晒自拍,所以必须有P图工具,40多岁的王阿姨(化名)几近每天都晒自拍,她开玩笑说臭美不分老少。

  除文娱App占据这座小城镇居民屏幕外,还有一个不能不提到的运用,那就是WiFi万能钥匙。我可离不开WiFi万能钥匙,还在上高中的侄子说,每一个月话费、流量有限,能蹭点儿是点儿。

  虽然移动运用丰富了小城居民的文娱生活,不过,北京商报在乡下却发现,只有一些年轻人中才有这些App,不少乡下中、老年人除甚至几乎没有安装任何App,有的还在用非智能机。

  我们在这边用不上这些东西,又不是不能打,再说有电视能看就够了,大伯对现在乡下年轻人捧着的现象有些反感,在他看来智能反而成了让这些人渐渐变懒的存在。

  市场容量可观

  通过此次调查,北京商报发现很多互联应用在小城镇和农村中虽然已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力,但也存在着很多问题。

  小城镇中移动互联用户已比较成熟,但滴滴、美团等很多平台在实际运用中却很不守规矩。除滴滴司机利用平台之便培养用户外,活跃度并不太高的美团外卖也有类似现象。

  分析人士指出,小城镇人口密度不大,街坊邻居之间互相比较熟习、走动勤快,而大城市人口众多,生活节奏较快,个人生活相对比较独立。这样的基础条件让更多服务类的移动应用成为大城市用户的必需品,而在小城镇和乡下却其实不被需要。

  事实上,文娱相干移动运用在小城镇和农村仍然具有市场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快手走红、潮自拍、铃声多多月活跃人数能破2000万的缘由。尤其是农村还有更大的可开发空间,上述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政策的扶持和经济条件和设备的改善,将会有愈来愈多的农村人融入移动互联的环境中,但目前来看,这还需要一段时间。

  CNNIC发布的《2016年第39次中国互联系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农村民占比为27.4%,规模为2.01亿,较2015年底增加526万人,增幅为2.7%,仍然比较缓慢。目前,农村人口是非民的主要组成部分。截至2016年12月,我国非民范围为6.42亿,其中城镇非民占比为39.9%,农村非民占比为60.1%。

  CNNIC調查分析稱,我國農村民在即時通訊、絡文娛等基礎互聯運用使用率方面與城鎮地區差別較小,即時通訊、絡音樂、絡游戲應用上的使用率差異在4個百分點左右;但在購、支付、旅游預訂類應用上的使用率差異到達20個百分點以上,這一方面說明娛樂、溝通類基礎運用依然是拉動農村人口上的主要應用,另一方面也顯示農村民在互聯消費領域潛力仍有待發掘。

世界日化巨头宝洁跌落神坛流量困局时代昔日王者如何求生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将在沪举办首批11家战略合作伙伴名单公布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眼神科技周军:AI之于网络安全还为时尚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