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狼血神探 四百六十章 神鬼莫测的下毒手法

发布时间:2019-09-25 16:16:07

狼血神探 四百六十章 神鬼莫测的下毒手法

“这……”霍彻斯基侯爵吃惊的望着罗格,大声说:“爵士,你难道还在怀疑我吗?”

“别着急,除非您打算现在‘坦白交代’,否则最好先等我把话说完。不忙的微微一笑,吸着烟斗继续踱着步说:“在接触红菜汤的五个人当中,侯爵阁下是亲手做菜的人,也是最有下毒动机的人。”

他瞟了一眼侯爵苍白的脸色和额角流下的冷汗,继续说:“但是,侯爵阁下并没有下毒的动机,因为如果他想要杀死凯文王子,根本没有必要费此周折。”

“试想,无论凯文王子因何而死,德伊兹人都会归罪于侯爵,他用烈性毒药把凯文当场毒死,或用慢性毒药让他回营毒发,甚至当场派人把他和所有随从乱刀砍死,结果并没有什么分别。”

说到这里,罗格停下脚步伸出一根手指说:“谋杀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快速和准确,慢性毒药的不可靠性有可能会带来结果的不确定性,这并不是最佳选择,只有在希望逃避罪责或嫁祸于人的时候,谋杀者才会选择慢性毒药。”

他在维多利亚身旁停下脚步,看了看侯爵和侍女微笑道:“所以,侯爵并没有杀死凯文王子的动机,而维多利亚也就同样没有了杀人的动机,因此她也并不是凶手。”

听到罗格的最后一句话,维多利亚憋在胸口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她激动地倚靠在瓦伦蒂娜的怀里,捂着脸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坐在沙发上的侯爵也不由得松了口气,用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片刻之后,回过神来的人们突然将目光集中在了厨师长约瑟夫的脸上,感受到众人注视的厨师长吃惊的大声说:“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我也不是凶手!”

“但你有足够的动机,”罗格将冰冷的目光审视在他的脸上说:“你有赌博的恶习,手里十分缺钱,因此非常容易收买,你是厨房的主厨,非常容易接触食物,这是你下手的便利,你近期突然有了大笔的钱去赌博,这是你的嫌疑!”

罗格的话音未落,凯瑟琳突然起身将从赌场带回的两袋钱币丢在约瑟夫面前的地上,约瑟夫吃惊的后退了一步,大喊道:“你们这是恶意诬陷,我根本就没有碰过那碗汤,在盖上盖子之前,老爷一直在旁边看着,我根本没机会下毒!”

“不,你有。”罗格信心十足的微微一笑,向管家点了点头,管家立刻命人送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蔬菜汤。

罗格让凯瑟琳当着众人的面喝了一口,然后对众人说:“大家都看到了,这碗汤并没有毒,否则的话我也不会让凯瑟琳小姐喝了。”

他向再次向管家点了点头,管家命人送上了一套餐盘,罗格上前掀起餐盘的盖子,把盘子和盖子都展示给大家看,然后让凯瑟琳把汤放入餐盘中,自己将盖子盖上。

他让管家在茶几上摆放了一只沙漏,不慌不忙的抽着烟斗,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时间,他上前掀起盖子拿出那碗汤,喊了一声:“小坏蛋!”

只见不知什么时候飞出窗外的小毛球抓着一只兔子飞了进来,她把兔子送到罗格手上,然后落在罗格的肩膀上

狼血神探  四百六十章 神鬼莫测的下毒手法

,罗格把碗放在地上让兔子喝碗里的蔬菜汤,几秒钟之后,兔子突然全身抽搐倒地身亡。

“大家看到了吗?”罗格直起身子摊开双手环顾众人笑道:“我也没有碰那碗汤,但我却亲手毒死了这只兔子,这是你们亲眼所见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侯爵惊讶的望着他问。

“秘诀就在它的身上,”罗格转身走到侍立一旁的仆从面前,将餐盘上的餐盘盖拿起来对众人说:“它就是凶手下毒的工具。”

“一个餐盘盖,要怎么下毒?”侯爵夫人诧异的问。

“很简单,”罗格将餐盘盖倒放在茶几上,指着它对坐在沙发上的众人说:“凝血草粉是一种水溶性极强的毒药,很容易融入水中,我刚才用了性质相似的其他毒药替代,但效果是一样的。”

他从身上掏出一块手帕,将它铺在茶几表面,指着上面沾染粉末的部分说:“只要事先在一块手帕或抹布上涂抹上足够的药粉,然后用它擦拭餐盘盖的内侧,粉末就会残留在餐盘盖上。”

“然后,”罗格将餐盘盖正扣过来说:“把它盖在热气腾腾的汤上,汤散发出的水蒸气因为密封的餐盘而无法散发出去,会在餐盘盖上凝结成水珠,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滴滴落在汤里,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一碗毒汤。”

他直起身子不等众人发出惊呼,转身指着端盘子的侍从说:“那位侍从保持静立姿态,在十分钟内尚且完成了投毒的效果,而维多利亚端着盘子走了十分钟的路,必定会有摇晃颠簸,有毒的水滴更容易落入碗中,因此效果更好。”

“约瑟夫,你还不快交代!”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侯爵起身指着厨师长怒吼道。

“老爷,他完全是胡说八道!”约瑟夫脸色惨白,歇斯底里的喊道。

“厨师长,”罗格笑眯眯的走向他,一边走一边说:“还记得我在厨房和你相遇的时候,我问你厄鲁斯人有没有装盘前擦餐盘盖的习惯吗?你当时告诉我没有,这立刻引起了我的怀疑。”

“因为,在三大公国的任何一个城堡里,餐盘都是在餐后洗刷完立刻擦好晾干的,没有临装盘前单独再擦一遍的规矩,而你却在侯爵做完红菜汤装盘的时候,特意又把餐盘盖擦了一遍,这反常的举动侯爵认为是认真负责,但事实上却不是那么回事。”

“啊,我想起来了!”侯爵闻言恍然大悟的叫道:“原来是这样,他就是这样当着我的面下毒的!你这个混蛋!”

“这都是你的妄加推测,根本不能作为证据!”约瑟夫指着罗格怒斥道。

“你说的没错,这个案子最大的难点就在于我们没有任何证据。”罗格耸了耸肩微微一笑,低头吸了一口烟斗眉毛一扬说:“不过,我一直相信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有人做过的事,总会有蛛丝马迹。”

他轻轻的打了个指响,落在他肩膀上的小毛球扑腾着小翅膀落在地上,在红光中变成小萝莉的样子,只见莉莉丝念声咒语,手中突然多了一件厨师服,罗格接过她递过来的厨师服说:“这是我让小坏蛋从厨师长的更衣室里偷来的。”

他叼着烟斗双手将厨师服肚子上的口袋撕开,然后把它平铺在茶几上说:“诸位可以仔细看看,这口袋的边缘有许多灰色的粉末,这就是凝血草粉,德伊兹来的先生们如果有兴趣,可以把它们收集起来带回去用动物做实验,就知道我说的是否属实。”

他直起身子回头盯着脸色苍白的约瑟夫说:“虽然厨师长已经处理掉了他擦餐盘盖用的手帕,但干粉在手帕上难免会散落,因此他藏手帕的口袋里还是残留了些许粉末,而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并没有清洗他的厨师服。”

听着沙发周围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罗格悠闲的叼着雪茄走向约瑟夫,从地上捡起两袋钱币走到他面前说:“另外,昨晚你在赌场里输掉的这两袋钱,我从钱币和袋子上发现了多种药草的气味。”

他把脸逼近约瑟夫,看到他汗流满面全身颤抖,不禁狡黠的一笑说:“请告诉我,为什么您作为一名厨师,身上的钱和钱袋里会充满了药草的气味,莫妮卡通过辨别气味告诉我,这些药草都是相当稀有的,只有药剂师们才会掌握它们的用法。”

看着罗格手里的钱袋和他脸上胸有成竹的微笑,约瑟夫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他瘫倒在地上抱着头说:“是我,是我干的,我最近赌博输了很多钱,还欠了赌场一大笔债,赌场的人威胁我,我实在是没办法!”

“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做的。”罗格在他面前蹲下凝视着他问。

“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他每次跟我见面都带着面具,还用斗篷蒙着头,跟我约在一个没人的小屋里,”约瑟夫用颤抖的声音说:“他告诉我只要这么做就给我一大笔钱,而且没人会知道是我做的,我一时头脑发热,所以就……”

“他有没有带什么特别的东西?”罗格沉吟片刻继续追问道。

“没,他每次来都只带着给我的东西,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约瑟夫连连摇头道。

“约瑟夫先生,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你不能给我提供什么指引你的雇主身份的东西,我就只能把你交给德伊兹的先生们带回去,让国王把你的脑袋砍下来,让你来承担全部的罪名。”罗格沉声威胁道。

“真的没有,我知道的全都说了!”约瑟夫大声哀求道。

罗格听后轻叹一声,猛地起身向几名德伊兹军官走去,忽听身后的约瑟夫大声喊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好像看到过他身上有个纹身!”

听到这话的罗格猛地转身在他面前蹲下,凝眸追问道:“什么样的纹身?”

“就在他把钱给我的时候,当时屋子里的蜡烛光正好冲着他的右手,我看到他右手手腕外侧有个黑色的像龙一样的图案,但只是一闪就看不到了,但我相信我没有看错!”约瑟夫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喊道。

听到他的话,罗格缓缓的站起身来,从身上摸出一张纸条低头凝视着上面的字迹,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说:“果然不出所料,看来是时候算算旧账了!”

...

贵港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桂林白斑疯医院
桂林白癜病医院
桂林白癜风
桂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