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魔 第一百一十五章 血僵皇裔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8:48

神魔 第一百一十五章 血僵皇裔

“咳咳!”血允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恐惧之『色』他紧紧的盯着北洛“你,你刚才真的好,好强!”

七阶神级的血僵族长老这样去评价一个人!这里的能够有资格被血允评价的绝对不超过两只手,可见北洛刚才突发的那一招给血允带来了怎样的恐惧。[燃^文^书库][](燃文书库7764)

北洛仿佛没有听到血允説的话一般,他没有任何的意识,只有战,战到天崩地裂,战到大地荒芜。

“只是若只是这样的实力!”血允轻轻的擦拭掉嘴角的血迹,身影变得冰冷“还不至于能够保下这个杂种!”

血允説完,整个身子发生了变化,如同先前的陈风一般,只是他变化之后血僵族本体足足是陈风的数倍,血僵族本体的大xiǎo和他们的实力是成正比的。

“吼!”

这一刻,陈风血红的瞳孔之中泛着diǎndiǎn金芒盯着同样变成本体的血允狂吼一声,向着血允冲了过去,不知为何这次北洛没有出手,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呆滞的站在原地。

“xiǎo杂种,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血僵族!”血允挥动着几乎滴血的指甲朝着奔来的陈风砍去,陈风没有丝毫的畏惧,手中的黑羽弓变成了他的武器向着血允砸去。血允的血僵指划过陈风的黑羽弓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狠狠的砸在陈风的手臂之上,陈风被砸飞了出去。

血允立刻冲上前去,拳拳打在陈风身上,发出阵阵轰鸣之声,周围的人看着血僵族的强大的*纷纷动容,陈风也确实变态被血允砸了数拳,鲜血几乎吐干最后落到了地上竟然还没有死去,陈风不甘的看着不远处身上被黑芒慢慢包裹的北洛

,口中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叔,叔叔,不,不要”

这一刻陈风看到再次异变的北洛,脸上『露』出不甘之『色』,他顿时觉得自己的叔叔为了自己动用了不能轻易可能会死的禁忌大招。

一步一步向着陈风走去的血允孤疑的看了一眼被黑忙包裹的北洛,狰狞一笑加快了步伐手中的血僵指爆『射』而出即将划过陈风的脖子时,北洛的身影再次动了。

“黑魔”

北洛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血允的身后,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説出口,北洛通体被黑芒包裹的身体像一把巨剑对着血允砍去,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血允嘴角『露』出的一丝狠笑。

“找死!”血允仿佛早就做好了准备一样,北洛刚刚出现,他就迅速的转过了身子,拳头被血芒包裹狠狠地额砸在了北洛的身上,只是这一次他又失望了。

他的全力一击打在北洛被黑芒包裹的身上,惊起一阵黑雾仿佛打在空气一般,没有任何的感觉!

“吞噬!”

只听其声不见其影,一道人形的黑雾散开将血允包裹在内,然后就听到一阵兹兹的声音好比硫酸浇在*之上,其中还夹杂着血允的惨叫之声。

众人听得头皮发麻。那惨叫如同地狱里的恶鬼,可见血允承受着多大的痛苦。持续了片刻,血允却感觉如同数十年这种能够腐蚀灵魂的疼痛他毕生都没有尝到过。

“血僵神体,唯我独尊!”

被巨大疼痛刺激的血允突然感觉到包裹自己的黑芒力道削弱了不少,咬牙使出了血僵一族的禁忌之术,满目疮痍的肉身之上浮现一层血『色』的红芒,如同宝石一般滑润,血芒一出现,就抵消了黑魔的腐蚀之力,借这个机会,血允再次冲出了黑魔的吞噬,双拳直接打在了黑气之上,一声闷哼黑气快速的凝聚化成了北洛的身影向后倒飞而去,沿途之中,北洛被打回了原型,头发变得雪白,双眼中的异芒也消失不见,脸『色』苍白如纸,就这样他变了回来。身子重重的落到地上,气息若有如无。

“啊,不!”

同样虚弱的陈风见到这一幕,强撑着硕大的身躯从地上站了起来跑到北洛的身边,将头发雪白,满脸皱纹的北洛抱在怀里,双目之中留下悔恨的泪水。

“叔叔,叔叔你不要死,都是风儿不好,都是风儿才会*得你这样,叔叔,你説话啊,不要丢下风儿一个人,不要啊!”

陈风抱着北洛的身体不断的大吼,悲伤随着北洛没有声息的躯体渐渐转化成了无休止的愤怒,杀光,愤怒,杀光“啊!都是你们*得,都是你们!”陈风将北洛轻轻的放在地上,转过身子一步一颤的向着血允等人缓慢的走去,随着他的大吼和愤怒,他眼底的diǎndiǎn金芒更加的亮了,他越是愤怒,散发的气势就越强大,瞳孔中的金芒就越胜。

而就在这一刻,看到陈风眼中金芒的几个包括血允在内的血僵族人纷纷一愣,除了血允更胜的杀机以外,血工等人脸上纷纷『露』出震惊和恐惧之『色』。

“血僵皇裔,血体金瞳!”

血力惊讶的吐出这八个字,连身子都禁不住的颤抖了片刻。这个被誉为血僵族杂种的竟然拥有血僵一族至高无上的皇裔血脉。血体金瞳!怎么可能?

就在这一刻,血允的脸『色』越加的难看,他心中既惊讶有愤怒,他恨这个杂种竟然是族内万年不遇的血体金瞳,一旦他的血脉被族内的那些老家伙发现一定会被带回族内加以培养,以他的身份定然会是下一任的族长,不,不可能,他的计划决不能被这个杂种破坏。

“死!”血允没有丝毫的犹豫爆发了所有的实力,向着陈风冲了过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必死的陈风没有丝毫的犹豫也迎了上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四道血影夹杂着恐怖的气势也快速的冲了回去,拦下了血允的致命一击!

“轰!”

血允的致命一击被人当下,他阴沉的看着口吐鲜血挡在陈风跟前的血工,血力,血成,血关四人脸『色』异常的难看。

“让开!”

血允冰冷的对着四人説道,血工等人复杂的看了一眼被仇恨和权力蒙蔽的血允,坚定的摇了摇头“长老大人,你还是住手吧!他的生死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了!”

自己等人身后的这个孩子拥有血僵族至高血脉,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看着血允在他们的面前将他击杀,否则他们便是全族的罪人,而且是永远的罪人。

血允怒极反笑“反了,反了!你们这群吃里扒外的东西,难道你们忘了血寥天是如何对你们的,现在却要维护他想维护的人,当真是反了!”

血工四人听到血允这般説脸『色』难看,族长确实对他们几人有偏见但是个人恩怨岂能和全族相提并论?无论如何就算是他们死也不会让血允将身后的这个孩子杀了,绝对不能!

“长老,你还是住手吧!xiǎo心惊动了血洞里的人自身『性』命难保!”血工知道此刻和他説什么都没有用,只好将族内的前辈的搬出来希望血允能够投鼠忌器!

谁知不提血洞还好,提了血洞,血允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将四人击退,就要杀了陈风,四人虽然实力不弱,但是终究和血允有差距,再説他们还没来得及化成本体实力更是打了折扣一击之下竟再次被打飞。

眼看陈风就要命丧血允之手,忽然躺在地上的北洛身子一动消失不见,这一刻陈风的身体也随之消失不见,就这般毫无征兆的全部消失了。。。。。。。

成都西南脑科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成都西南脑科医院专家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怎样
成都西南脑科医院医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