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牧仙志 第二百章 道与德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7:36

牧仙志 第二百章 道与德

“你编的故事,真是精彩!”唐德满面微笑,身体微微向前倾,啪啪啪,热情地给道牧鼓掌,“你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拜访我奶奶。你要找的就是我本人,目的就是离间我们二人,对吧?”脸色刹变,语气带狠,模样狰狞,森森然然。

“当得,当德,得德。当德,唐得,唐德。”道牧唏嘘短叹,手指戛然停止敲打桌面,食指指着唐德,“哪怕你被消掉记忆,若你的家人对你的爱,你感受得真挚真切。那么他人再怎么做,都无法彻底抹灭,毕竟这不是在喝孟婆汤。”

说话间,牧尸成行的红蜘蛛再次动起来,飞到唐德右手背。唐德如见垃圾,嫌恶显露在表,不假思索,就抬起左手,欲拍扁红蜘蛛。

堪堪一毫,唐德的左手猛然停止,他终还是下不了手。脸露自嘲,拇指食指一同捻起,正在蹭手背的红蜘蛛,然后用饭碗盖上,眼不见心不烦。

而后,唐德不言不语,就这么淡淡看着道牧,抚在腹部的五指,却不再按照道牧的旋律跳动。

“小道是想化怨,化开你母子二人怨孽。更是希望能从师兄,这里找到突破口。以通过你,唤醒她的母爱,让你母亲,祛除蚂蛔蛊之毒,让谪仙封地众生芸芸,得以安宁。”道牧直白点破,手指再次敲打桌面,这一次是他道牧附和唐德的规律。

“嘁!”唐德嗤耻不屑,歪头鄙视道牧,“你可曾照过镜子,可曾见过异样的光芒?你内心可是扪心自问,对生命最根本的尊重,是什么?你真的想要救谪仙封地的人吗?……”

“我也在找寻答案,一直在归途。道途烟雾茫茫,层峦万障,未曾见过终点。”他已不是第一次被人质疑,他还是找不到答案。

别人每问一次,道牧便自问一次,他得不到答案,反而一次比一次迷茫。

似乎,他苟且的活着不再是纯粹的为了复仇,兴许他苟且的活着是为了贪恋他人美好。

又或者他苟且的活着是为了拯救世人以后,享受那种被世人崇拜,高高在上俯视世人的快感。

又或者……又或者……

“据我所知,他们自私,卑微,无赖,自大,迷信。在你家惨遭厄运之时,非但没有同情你,还嫌恶你,诋毁你,诋毁你们全家!”唐德重复再问,抚在腹部的五指,犹如精灵一般在欢舞,“你为什么想要救这些人?……”

“我不知道!”道牧敲打桌面的手,猛然拍桌。砰,餐具方桌,应声爆碎成粉。“我只希望我失去的笑容,能够在他们脸上出现,仅此而已!”道牧的眼睛刹那间蜕去血色,如幻觉一般,又瞬息染血。

“希望,我在他们身上种下了希望……”道牧失魂落魄,瘫懒在椅子上,呢喃怪语。

“你替我覆灭驭兽斋,我为你祛除蛛丝蛔蛊。”唐德猛然起身,踩踏粉末,来道牧身旁,拍拍道牧肩膀,二人相互对视,“如何?”

道牧回过神来,喉咙好似堵了什么东西,嘶哑道,“彻底覆灭,我做不到,也做不来。”

“只是让你召集势力,将魁首拔除,夺其底蕴,而非让你杀得片甲不留。说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是个好人。”唐德咧嘴灿烂,牙齿洁白如雪,又拍一下道牧肩膀,转身朝房门走去。

咯吱,双手拉开房门,正好有一抹温暖的阳光照射而来。这一刻,阳光将唐德的背影,映照得跟大岳一般伟岸。

“你抖落一下那块人皮,其实那是你爷爷的一整块人皮。”道牧连忙道。

“我知道,当我接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所以,我才会让你覆灭驭兽斋。”唐德扭头,斜眼余光看道牧,“希望,以后你我能在织女星再见。”

“谪仙封地危机解除,来牧府寻我,自是奉上。”道牧失落且复杂,自以为能看穿他人,可操控一切,原来天外有天,人外真的有人。

“本尊福薄,消受不起,你请便吧。”话落人已淡,一息不到,唐德的残影彻底消失在明媚的阳光下。

“他在你身上,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你也在他身上,看到自己内心,真实的模样。”灭心牧剑忽言,这一次却没惹来道牧一阵仍潮热讽。

道牧知道灭心牧剑话中有话,心的确有所悟。

遵循本性、本心,顺乎自然,便是德。本心初,本性善,本我无,便成德。舍欲之得,得德。

道是在承载一切,德是在昭示道的一切。

大道无言无形,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只有通过我们的思维意识,去认识和感知它。

而德,是道的具体实例,是道的体现,是我们能看到的心行,是我们通过感知后,所进行的行为。

所以,如果没有德,我们就不能如此形象,地了解道的理念。

这就是德与道的关系。

难免在唐德解开自己的面具以后,道牧与唐德产生某种奇妙的共鸣。

可是道牧心中还有不明白,于是不禁又问道,“唐德表现出两种模样,老怪你道是甚模样?”

灭心牧剑却如同死了一般,不再理会道牧。仿佛他方才一句话都没有说,是道牧自己产生了幻听。

道牧呆坐一刻钟,起身欲离去,不经意瞥见狐女图,狐女似乎在对自己嫣然一笑。仔细在看,狐女图又恢复如常。

“恁地,自己不仅产生幻听,还产生幻觉?”想到这,道牧大步跨向狐女图,抬起右手,从虚空抓出三根筷子大小的紫香。

三道功德点燃紫香,双手捧香,呢喃祈祷,“狐仙再上,莫窥小道姿色。小道虽俊,但是良人……”弯腰祭拜三次,将香火插在香炉,双手合十,“小道以三道功德献上,望狐大仙另寻他人。”

见狐女图丝毫没有变化,道牧也不心疼三道功德,果断唤一声“阿萌”,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双手拉着门把,对着狐女图道一声“告辞”,轻轻关上门,大步离去。

“呋呼!”一声气涌,厢房红紫火光,乍现一息。

咯吱,房门自行打开,狐女图下方的桌案上,三根香火已经烧尽,唯剩六根光棍插在香炉。细看狐女图上的狐女,两颊比之前多了几分红,眼神似有些许嗔怒。

道牧方才下楼,庭院里漫步。“小道子?”浑厚而又苍桑的声音传来,道牧循声望去

,只见一光着膀子的精瘦老人,满身大汗,正在对他挥手。

这老人不是谪仙楼的老掌柜,还能是谁?

“李老头儿!”道牧喜上眉梢。

故人相见,又是喜悦,又是伤感。李老头儿一个劲的怪道牧,当初不辞而别,硬拉着道牧留住一夜。

道牧帮李老头儿做事,直到傍晚二人才闲下来。二人喝酒吃肉,谈天论道,直至谪仙楼打烊。

道牧阿萌都喝多了,躺在床上就直接睡着。这一夜,道牧睡得香甜,全身心放松,毫无半点戒备。

就像是小时候,每当打雷下雨,只要躺在老妈的怀里,打雷下雨的声音,就会变得很小很小,温暖的怀抱,让自己充满安全感,放下全身心的戒备,很快就能睡着。

道牧一直睡到第二天正午,耀眼的阳光穿过薄薄的窗纸,倾注整个床上。

“嗷嗷嗷……”道牧舒舒服服的伸一个懒腰,呢喃自语,“再不起床,老妈又要拧我耳朵,唠唠叨叨了。”

嗯?!

道牧猛地坐直,环顾周遭,旋即手拍脑门,“嗷”一阵哀嚎。这个房间,正是天字一号楼,道牧与唐德商谈,所在的天甲厢房。

此刻,阿萌正睡在对面的床位,瞧那格格不入的模样,是临时给加上去的。

“狐大仙,你我真是有缘。”道牧站在狐女图下,脸上表情复杂,再次拿三根紫香,以三道功德点燃,“感谢您的庇护,让我睡得如此香甜。”祭拜三次,将紫香插在香炉上,“你若有灵,能否恩泽谪仙封地,芸芸众生。”

道牧见狐女图,还是没有丝毫变化,他亦是不晓得心疼功德,果断唤一声“阿萌”。阿萌自床上,一眨眼就到了门外,道牧亦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双手拉着门把,对着狐女图道,嘴巴微张,欲言又止,甚是纠结为难模样,就好像是在做人生中一个重大的决定那般。

“若是我的亲人,能和谪仙封地,一起度过难关。小道勉为其难,牺牲色相,也并非不可。”道牧如释重负,“嗯嗯”几声以彰显自己的伟大,轻轻关上门,同阿萌一起大步离去。

须臾。

“砰!”一声气爆,厢房红紫火光,乍现三息。

咯吱,砰,房门自行打开,狐女图下方的桌案上,三根香火已经烧尽,唯剩九根光棍插在香炉。细看狐女图上的狐女,满面怒红,美眸火光胜阳。

道牧才下到庭院,在楼道口呆立,头微微低下,眼眸泛滥波澜。“我讲是蚂蛔蛊,唐德说是蛛丝蛔蛊,可不论甚蛔蛊,祛除的条件都无比苛刻……”

道牧蓦地抬头,脸上满是错愕,大声失色,“他才是蛊主?!”

荆门性病医院哪家好
沈阳牛皮癣医院
保定治疗睾丸炎医院
荆门性病医院排名
沈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