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至尊火圣 第252章 宽容的种族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6:12

至尊火圣 第252章 宽容的种族

“一亿多年,妖族果真寿命漫长,”王瑜飞淡淡开口,“我看这片妖域没那么简单吧?你们的初代族长定还对它做了手脚

,这里恐怕别想联系到外界,即便是契约魔兽。”

赫巴尔笑道:“如你所说,初代族长的底蕴高深莫测,他设立的禁制无人可解,这里的确能够屏蔽来自外界的一切查探,包括精神探查。”

听了此话,林杰心中一紧,如此一来,他不仅联系不到狮王,更是连墨尘归都无法探查到他们的所在,妖族不允许他们离开,他们岂不是真要一辈子住在这里!

这番话触动极大,林子晴不由自主地拉住了林杰的手,目光流转似在询问,白风脸色更是青一阵白一阵,要不是王瑜飞死死拉着,他恐怕早已跳起来了。

“你打算留我们多久?”王瑜飞抬眼,声音带着几分冷冽。

“一辈子,直到你们身死。”赫巴尔毫不犹豫地说道,语气里是不可抗拒的威严,他知道这样做不对,但为了妖域的安全,他不得不这么做。

林杰一皱眉头:“你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没错,你是为了妖族着想,着想到不肯告诉他们事实,还千方百计地阻挠他们修炼!我们不过是一群外来者,离开自会立下灵魂誓言,你凭什么不让我们离开!”

赫巴尔眉间闪过一丝不忍,却还是严肃着脸:“灵魂誓言对于那些大能根本无用!他们有的是办法从你们这里得到消息,我绝不能让妖域再受到一点点威胁!哪怕只是一丝可能,我都不能允许!”

屋里一时静得可怕,许久之后赫巴尔才缓缓开口:“妖域真的再受不起一丝挫折了,我们妖族心性善良,神界绝不会放过我们,他们还会像上古一样把我们看做奴隶,我身为族长,怎能看着我的子民受到这种对待,这种办法……我真的不想逼迫你们,要怪只能怪你们进了这里。”

白风终于忍不住了,指着赫巴尔的鼻尖怒喝:“你这人怎么这么顽固不化!都已经几十亿年了,你不想他们受到伤害,就忍心把他们关在这小地方一辈子?!老子早就看你们不爽了,人家小姑娘想修炼都是个错,不想他们修炼,你们种那么多灵药干吗!”

“灵药……”

赫巴尔眼中出现了几丝慌乱,他不想让子民修炼,却又想让他们强大,他自己对此也是矛盾至极,如今被白风赤│裸│裸地指出,只觉无话可说。

赫巴尔正低着头不知如何辩解,却突然目光一厉,抬头看向房门,扬手一挥,七彩护罩便消失不见,一阵猛烈的拍门声传入耳中。

“族长,不好了,少族长不见了!”卓千族老苍浊的声音传来。

“少族长?”林杰几人齐齐看向赫巴尔。

赫巴尔面色冷冽:“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抱歉今天不能招待你们了,我要去把他找回来!”

赫巴尔说着,抬脚就出了房门,房门“砰”地一声撞在藤墙上,嫩绿的藤蔓已经断了好几根。

林杰几人追出门去,只看到手持拐杖的卓千族老怔怔地看着东方,赫巴尔在空中徒留一道虚影,竟直接就向着东方去了。

“唉……这孩子,又去了那里……”卓千族老长叹一声,看向林杰几人,“族长今日怕是不能招待你们了,几位还是尽早休息吧。”

“卓千族老这是怎么回事?少族长去了哪里?”林子晴开口问道。

“这件事与你们无关,还是少管为好。”卓千毫不松口,自顾自地离去。

“这群妖族,简直是死脑袋!”白风狠狠地抬脚踢了一下藤门,藤门应声倒地,他连看都没看,直接跑走了。

林杰和林子晴对视一眼,皆是一脸无奈,也懒得去管,跟上白风就走了,王瑜飞走在最后看了一眼被踢烂的藤门,嘴角起了一丝笑意。

待到他离开族长家,目光却向广场边的一个人影扫了一眼,却什么都没说,他不能浪费时间修炼,这新居也不适合他的雷属性,这村后的山坡倒比较适合他。

看着几人陆续离开,站在暗处的安达走了出来,看着族长家破烂的藤门苦笑,随即手一挥,破烂的藤门便化为一阵绿色光点,渐渐消失,几株新的藤蔓从泥土中钻出,编织成了一扇崭新的门。

“白风这家伙,跑哪去了,白天还兴冲冲的,这一会儿倒不乐意了。”林杰二人追了半天不见白风的影子,林杰有些担心起来。

林子晴开口:“他一开始就是玩玩的心思吧,以为墨前辈很快就能将我们带走,现在知道真的要一辈子生活在这里,不发飙那就不是他了。”

“唉,算了,我们先回去吧,这里又没有什么危险,让他散散心也好。”林杰说着,转头向他们的新住所走去。

林子晴拉着他的手,见四下无人,凑到他耳边轻声开口:“冰神传承暂时不要修炼,他们如此仇视神界,你的身份能隐瞒就隐瞒。”

林杰这才想起此事,用精神传音道:“我说过会把传承留给你。”

林子晴沉默了,许久才道:“连取得传承都需要血脉证明,我不认为自己能够修炼,总之此刻不宜说话。”

林杰将她揽在怀中,轻声开口:“我们会出去的,墨前辈感受不到我们的存在,如果我们强行创造出虚空通道呢?别忘了,他的玉符。”

林子晴一怔,她的确忽略了,如今却似吃了一颗定心丸,抬手抱住林杰:“玉符是你最珍贵的保命之物,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这里灵药充足,我们就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也无妨,或许墨前辈哪天就自己寻来了呢。”

“本来试炼结束是打算回辛阳域看看师父他们的,白风这样愤怒也难怪,我们还是去将他寻回吧。”林杰想了想越发能理解白风的心情。

林子晴自然同意,二人松开手,继续沿着路前行,这里已经出了村落,过了藤桥,白风这一路,倒像是沿着来时的原路走的。

此刻的白风正在灵药田中“发疯”,大把大把地采摘着灵药,一边采一边气呼呼地大喊大叫:“不让我走,不让我走!不让老子走,老子就把你们烦死!看你们让不让老子走!!!”

白风一边发着疯,一边悄悄注意着药田中心大柳树的反应,可扎普就那样保持着原形,连枝条都没动一下。

扎普自然早就发现了白风,也早早就用妖族特有的方式告知了安达,可安达却让他由着白风胡闹,他自然不会再去管。

白风闹了一会儿,见扎普全无反应,心也渐渐冷下来,他胡闹就是为了给妖族看的,妖族却对此置若罔闻,那他闹起来还有什么意思?不得不说,安达此举收效甚好。

白风却更郁闷了,脚下零零散散铺满了灵药,他随意踢了几脚便一屁股坐下来,对着月亮长吁短叹,苦情戏,悲情戏,自导自演小丑戏,所有的招数都用了个遍,妖族依旧没有动静。

妖族是善良的,他们知道这样强留有多不人道,所以他们可以由着白风胡闹,这本就是一个崇尚和平的种族,苦衷也好,固执也好,他们的确是宽容的。

白风闹了半天再也闹不下去,他深知这世上没谁要特意为了某个人去容忍,妖族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最大的忍让,他的脸皮还没有厚到那种程度,倘若真要毁了妖域,他们几个有的是办法,但他们不会去做,否则又与神界的强盗行径有何区别?

“白风?你怎么在这儿?”

林杰二人追至此,见白风颓废地坐在地上,周围满是灵药的残枝,一时怔忡。

白风却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草叶,淡淡地看了二人一眼:“走吧。”说着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去向正是村落。

安静下来的白风比暴躁的白风更可怕,林杰心知白风这次是真的栽了,看灵药田里的一堆杂乱,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由地向扎普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

扎普毫无反应,林杰轻叹口气蹲下身来,从这些被毁的灵药中挑拣出尚能使用的收起,林子晴在一旁默默地帮忙,随后两人一同离去,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原来冰神是这么死的,难怪被神界封锁消息,这对他们来说可是奇耻大辱。”丰浔柏突然开口,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幸灾乐祸。

林杰笑了笑,用精神传音道:“你还听出了什么?”

“还听出――赫巴尔这小子心里有鬼,妖域的事没这么简单,他对你们不是有保留,就是撒了谎,他本身是道凝境后期实力,那个初代族长同样是道凝境后期,我对道凝境后期了解得很,他们绝没有那个实力将这里完全隐藏。”

林杰剑眉一敛,问道:“什么意思?”

“嘿嘿,你自己想想,我也不敢确定,不过这妖域定隐藏着大秘密,你们先安心住着,把这里彻底发掘一下,还有这么多灵药,不要白不要。”丰浔柏倒看得开。

冠心病是什么症状
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儿童退烧小妙招
婴儿咳嗽吃什么好的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