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73章:五度劫锁

发布时间:2019-09-24 15:48:58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73章:五度劫锁

眼前的景象并非恐怖,但却让我感到不寒而栗,likè意识到为什么通道内会有这么多的柳条。<-.

只见在石门的前面散落着无数根白骨,这些白骨不难分辨,都是人的骨头,但却无一整体。有一些骨头还悬挂在上面与zuoyou两侧的柳条之中,无论是头颅,还是腿骨,都有残缺或是碎纹,而且所有的骨头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形,像是死前被硬物打砸或是撕拽过一般。

其中有一个骷髅扭曲的最为明显,眼眶与下颚完全不在同一个方向,看上去像是有人用一只手捏住了此人的下颚,硬生生地用另一只手把此人鼻子的上方扭到了另一个方向。当然,我知道这不是人能做到的,任何人也不会有如此的力道。

“我日的,这些人死得也太惨了,他娘的,这么多人连一具全尸都没有。”老嫖看着满地的尸骨惊讶地説道。

“这些都是我们慕容家的人”萧莫言从地上捡起了两个左手的手骨,拿起来给我和老嫖看。

果然,这两个手骨的手指都带有慕容家的特征,看完手骨,我再一看萧莫言,她的手正抓在左侧柳条中的一块骨头,看样子是想把骨头拔出来。

见她有此动作,我立即惊叫道:“别动。”

可能我的惊叫声太突然,吓得萧莫言一哆嗦,连忙转头看过来,我便对着她説道:“慢慢的把手放开。”

萧莫言虽然没有明白我为什么要让她放手,但她还是把手放开了。站在一侧的老嫖看着我问道:“怎么了?小七。”

“这里的柳条是活的,一旦动起来,随时会把我们像地上的尸骨一样撕碎。”

我话一説完,除了孟心蕊没有去看周围的柳条,老嫖和萧莫言都盯着柳条看。老嫖看了几眼説道:“你的意思是,地上这些尸骨都是这些柳条杀死的?”

我diǎn了diǎn头,老嫖很yihuo地问道:“小七,你以前是不是见过这东西?”

“没有,但我见过和它同类的东西,应该是同一种生物。”

“什么生物?”老嫖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説不好,我也不知道这东西算不算是生物,在盘锦苇海的时候,我和小狼进入了一个祭台,里面的藤条jiushi会动的,小狼説那东西叫蛇藤,是靠血液滋补养分存活。虽然和这里的柳条外表不一,不是很像,但我想功能应该是一样的。”説完我又用手指了一下头dǐng上吊着的骷髅,説道:“你看这骷髅,柳条是从骷髅的眼眶穿进去的,再从下颚穿出来的,如果柳条不是活的,怎么可能会穿进骷髅里。”

老嫖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説道:“我日的,还真是穿进去的。”

“这柳条怎么看也不像是活的,会不会已经干枯的死掉了,真要像你説的那么厉害,那这柳条肯定不好duifu。”萧莫言説道。

“当然是不好duifu了,要是好duifu,这些人就不会死在这里了……”

我话还没説完,孟心蕊就抢着説道:“20分钟之内这里是安全的,时间有限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73章:五度劫锁

,还是看看这石门怎么开吧。”

仔细想想孟心蕊説的也是,只要我们在20分钟之内进去,这些柳条再牛逼,对我们也够不成威胁。

几个人走到石门近前一看,这是一道机关石门,暗青色的石头,看起来特别的厚重。这道石门虽然不大,也就两米多宽,但感观上觉得少説也得有个两三千斤重。在石门的正中,与我肩膀持平的gāodu,横排插着五条可活动的方石。

“五度劫锁”我和老嫖几乎是同时喊出了此道石门的机关锁名称。

我看了一眼老嫖,问道:“老嫖,你开过五度劫锁?”

老嫖摇了摇头,回答道:“没开过,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真实的五度劫锁,以前只是听説,还真没见过。”

“小七,你也知道这锁?”孟心蕊问道。

“知道一些,我拜师的第一天,师傅就告诉我五度劫锁的奥秘。”我回答道。

“我日的,这么説你会开五度劫锁了,赶快弄开它。”老嫖很兴奋地説道。

“这五度劫锁极其深奥,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打开的。五度劫锁是由春秋战国时期墨家人所创,属于墨家的机关术,防盗之处一diǎn不亚于现代的保险柜,甚至可以説比保险柜还要难开。保险柜打不开,可以从新尝试,尝试几次都不会有外在的危险,可这道五度劫锁尝试一次若打不开,就会触动机关,不但有外在的危险,还会使开锁的机关停止运转。这五条并排的方石,jiushi开锁的钥匙。每一条方石上都有数据刻度,好比我们现在用的厘米尺度一般,要想开锁就必须要知道每条方石的开锁尺度。就好比如説,第一条方石停留在4刻度,第二条方石停留在1刻度,第3条方石停留在3刻度,后面的方石都是几个刻度,都要精准,差一diǎn都无法打开,所以它的密码深度不是轻易能够破解的。”

“一次试错,就永远都打不开了吗?”萧莫言问道。

“不是,但想再开锁,就得等锁内机关还原,zhègè还原时间有长有短,时间很不quèding,所以不知道准确的刻度密码,轻易不能尝试。你们看这满地的尸骨,应该jiushi开错了五度劫锁造成的。”

“我日的,你是説这些人是尝试开锁触动了机关才死的?不能吧,这些尸骨可都是慕容家的人,他们应该知道怎么开五度劫锁吧。”老嫖很yihuo地説道。

“她也是慕容家的人,你问她知道怎么开五度劫锁吗?”我説完看向萧莫言。

“你们别看我,也别问我,这东西我也是第一次见,而且是第一次听説什么五度劫锁,我可不会开这玩应。”萧莫言解释道。

“我日的,看来咱们还真是遇到难题了,他娘的我jiushi没经历过这破锁,要是经历过老子一定有bànfǎ打开它。小七,你他娘的都和你师傅学过,怎么还不会开呢?”

“师傅只告诉我五度劫锁其中的奥秘,并没有教我不知道密码怎么开锁呀。”

思前想后,我还是觉得不能轻易去尝试。其实打不开五度劫锁,我倒是不dānxin,真正dānxin的是一旦开错,就会触动机关,这里满地的尸骨,就已经説明,这里的柳条决不亚于苇海那里的蛇藤,甚至感觉这里的柳条要更胜一筹,所以一旦开错,我们就很有可能会在这里全军覆没。

“你师傅他娘的也是个混蛋,不教些实用的东西,瞎他娘的教什么奥秘,奥秘知道了有个屁用,还不如直接教会开锁,真他娘的是脱裤子放屁,瞎使劲。”

听到老嫖在一旁的谩骂,我忽然意识到了师傅为什么要告诉我五度劫锁的奥秘。

白山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吉首牛皮癣
朔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技术怎么样
北京国仁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