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新紅樓夢元素被評非主流觀眾接受有難度

发布时间:2019-05-22 09:09:51

新《紅樓》開播

习惯了87版《红楼梦》(高清观看)(旧版 新版)中陈晓旭版黛玉的清瘦,张莉版宝钗的丰满,对新版反其道而行之的钗瘦黛肥,您还习惯吗?习惯了87版中的《枉凝眉》略显哀伤的曲调,您对新版中女鬼哀号似的配乐,您还习惯吗?可能让您不适应的还有额妆、琐碎的旁白和妖气与阴气竞艳的整体风格,对于这些其实不太符合大众审美习惯的非主流元素,观众接受起来可能还真有点难度。

非主流看点之一 额妆好比铜钱头

黛玉刚进贾府时的造型看起来很舒服呀,比后来妖媚的铜钱头显得清秀多了。不止一次听到身边人这么说。红学家马瑞芳坦言新版中最让她不能接受的就是额妆。首先,东方人的五官较平,《红楼梦》里的女儿又多,一水儿的铜钱头使角色的辨识度大大减弱,终究记住谁是谁了,演员又换了一拨,这不是在跟观众玩躲猫猫吗。再者,额妆也没办法表现宝黛间的传情达意。原著中第四十二回写道,宝玉和黛玉使了个眼色,黛玉会心,便走至里间将镜袱揭起,照了一照,只见两鬓略松了些,忙开了李纨的妆奁,拿出抿子来,对镜抿了两抿。这段描写颇能体现宝黛之间的默契和情素,但黛玉头顶着紧到让人头痛的额妆,万万不可能出现两鬓松了些的窘况。

非主流看点之2 演员年轻没底气

正如言多必失的道理一样,黛钗凤的戏一多,就露怯了。黛钗的台词说得不分意群、没有抑扬顿挫,基本是一个腔调一个节奏,完全是年少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能背下来就不错了,别的要求纯属奢侈。

姚笛的台词是上气不接下气,而刺耳的笑声愈加为王熙凤的霸道添了几分肤浅,相比当年邓婕(看影视作品)版的那种渗透到骨子里的笑里藏刀真是差远了。不过也能理解,这么重一角色,突然交给一个新人,本来就有点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的意思,更何况姚笛之前是从宝钗转到了黛玉,到最后接了王熙凤,肯定是没怎样准备就上阵了,能演好那才叫邪乎呢。相比之下,晴雯、袭人、平儿、鸳鸯、小史湘云等配角的表演要好很多。

非主流看点之3 阴郁阴暗像鬼片

有评论说,李少红完全可以借新版《红楼梦》套拍《聊斋》;也有观众戏谑说,温馨提示:新版《红楼梦》适合全家白天观看。观众不能不让李少红有自己的艺术寻求和对原著的理解,但李少红也无法抹杀观众这种最直接的感受。

记得早前在新版《红楼梦》的看片会上,大部分人看到宝玉挨打后做梦那段时都是倒抽一口冷气,无论是拍摄手法还是音乐的烘托,都将鬼片风格营建到极致。阴暗中,琪官闪现,木立远处;投井而死的金钏儿独立角落,一副标准的冤魂的口音。观众正后背发凉时,镜头突然落到床边哭哭啼啼的林黛玉身上,彻底让人看得不寒而栗。

新版《红楼梦》可以来个恐怖场景TOP10的评选,像宝玉入警幻仙境、宝玉至秦可卿房中小憩、尤二姐吞金而亡、刘姥姥讲鬼故事时南院走水、王熙凤梦见秦可卿等均能入选。其实冤魂、孽债的隐喻桥段用阴气森森的手法表达也不是说不通,但贾琏调戏多姑娘和贾宝玉穿上金雀呢犯不着让观众的耳膜也接受咿咿呀呀的女鬼似的声音的考验吧。

非主流看点之四 旁白泛滥听着晕

新版《红楼梦》创下的投资、殊效、道具等纪录随着电视剧行业的发展应当都会被打破,惟独这旁白之多的纪录相信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无人能够刷新。

好的旁白应该是富有表现力,力求简练隽永,能帮助观众更好地理解剧情。而新版《红楼梦》中大段大段直接摘自原著中的文言文旁白让没有通读过原著的观众还得自个儿琢磨,否则仍是莫名其妙、不知所云。而很多对《红楼梦》熟悉的观众也不买账,连刘姥姥通泻也要用旁白解释一番吗?大量使用旁白体现了导演用镜头语言去驾驭这部名著的力不能及,全剧更像是一幅幅画面优美的水墨连环画的拼凑,绝非是电视剧的表现路数。

总结陈词:

额妆、音乐、旁白的问题算根本问题吗,或许不算,如果充当87版的影子,又何必重拍?新版《红楼梦》绝对有可圈可点之处,比如殊效、置景、道具,还有排演的昆曲,但总感觉资金和精力没使在刀刃上,剧本和演员某种程度上的失败,使得在其他方面的用心显得无力。审美情趣就算再变,美和丑的区别还是不言而喻的,类似黛瘦钗肥这些原则和底线还是不要去触碰的好。该忠实的要忠实,比如人物;该改编的要改编,比如剧本。而新版出现出来的效果就是杂乱,在黛钗外貌的标准上倒置,在文字文本与影像文本之间摇摆。

铜钱头+彩妆眼影,这个元春相当非主流。

友妙评新红楼

小丸子:场景像《西游记》,风格像《聊

视力缺少不对称性或是浏览障碍主因新炬网络亮相Gdevops广州站助力传统历史上南京的称呼怎样来的

两部委:推进开发性金融支持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乐山市2008年中小学生运动会在犍收兵
警方查处“黑工厂”查扣非法油漆500桶_0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