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卫计委曾有建议继续收紧生育被决策层否决

发布时间:2019-10-13 03:38:53

卫计委:曾有建议继续收紧生育 被决策层否决

新京报讯“单独二胎”新政全国实施后,将在政策上中止中国特色的“421”家庭结构,取而代之的是“422”家庭结构,有利于降低家庭风险。17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组织召开的“人口学界学习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座谈会”上,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南开大学老龄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原新指出,“单独二胎”作为一项社会公共新政,最大的收益点是家庭。

释疑不会威胁国家粮食安全

原新教授指出,“单独二胎”新政在各地落实后,毫无疑问将增加人口总量,加剧经济社会和资源环境的竞争性。根据测算,全国城乡普遍实施“单独二胎”,将使总人口在2030年达到14.53亿

,峰值人口增加1500万;2050年,总人口下降为13.85亿,但比现行生育率,至少增加5000万人。

不过,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此间也指出,我国粮食安全以及基本公共服务资源配置规划,均是以2020年总人口14.3亿人、2033年前后总人口峰值15亿左右作为基数制定的。因此,“单独二胎”虽然会导致人口规模扩大,但尚不会威胁国家粮食安全,或给基本公共服务造成过大压力。

利好缓解老龄化增加劳动力

原新指出,目前启动实施“单独二胎”政策,近中期不会影响老年人口总量,但会微弱的降低老龄化水平。据测算,“单独二胎”与现行生育政策相比,2030年老龄化水平从24.1%降到23.8%;2050年从34.1%降到32.8%;直到2074年以后,该政策会影响老年人口数量。

此外,“单独二胎”会适当增加劳动年龄人口。研究显示,城乡普遍推行“单独二胎”政策后15年,劳动年龄人口规模开始增加,2030年岁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从8.75亿升到8.77亿;2050年从7.00亿升至7.26亿

受益提升家庭抗风险能力

原新认为,“单独二胎”最大受益点是社会的最基本组成单元——家庭。

超低生育率使得家庭被简约化到了极致。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普遍进入婚育期,城市“421”式极端简单的家庭数量显着增加。这样的家庭抵御风险的能力非常弱,并因此导致空巢家庭、失独家庭大量存在。

原新指出,“单独二胎”实施后,可以在政策上终止“421”的家庭结构,取而代之的是“422”,可明显增加家庭人力资源,提高家庭抗风险和未来照顾老人的能力;同时,有利于家庭自身发展,比如让孩子的成长受益

,有兄弟姐妹的相互陪伴,有利于孩子健康人格的养成。[1][2][3]下一页-揭秘

酝酿阶段提四方案两松两紧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介绍,2008年,中央部署绸缪生育政策调整完善至今,对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学界主要有四种意见。

有专家建议只生一个好

一是首先在全国城乡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保持生育水平的总体稳定,为下一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创造条件,“这是多数专家的观点”。

二是实施普遍两孩政策。有专家主张在适当晚育加间隔的前提下,普遍允许城乡所有35岁及以下的夫妇生育二孩;35岁以上的夫妇作为“奉献一代”,只能生育一个孩子。

三是继续坚持现行生育政策。年出生人口数下降到1200万上下时,再由各地根据实际调整完善生育政策。

四是进一步收紧生育政策。严格实行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

两方案与群众期待相悖

“研究表明,目前就实施普遍两孩政策存在着很大风险”,王培安说,一是会导致出生人口大幅波动,给各项基本公共服务带来很大的压力;二是给教育、卫生等公共资源配置以及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据了解,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组织专家也对此同步开展过研究测算,表明无论是同放二孩,还是分放二孩,短时期内总和生育率都会上升到3以上,总人口峰值都要超过15亿。

后两种方案都与群众期待相悖,将导致人口结构性问题,首先被决策层否定。

单独两孩易为社会接受

对于第二种调整方案,王培安指出,“以年龄作为界限缺乏合理性,不宜被接受”;同时,在多数省份已取消生育间隔的情况下,再恢复难度会很大;一旦管理失控,极易造成生育堆积。

“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保持了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易为社会接受。”王培安说,辽宁、吉林、天津等7省市农村已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具有实践基础;在现行法律框架下,由各地依法组织实施,风险可控;“同时,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可以释放一部分生育势能,有利于保持生育水平的总体稳定。”前一页[1][2][3]下一页-北京落地

部分二级医院产床尚有闲置

【市民反映】家住朝阳区的李女士:我和老公是“单独”,也想要两个孩子。但现在我才刚怀第一胎,到妇产医院排队建档,已经体会“一号难求”、“一床难求”的问题。政策一放开,大家都要第二个孩子,去那儿生啊?

【专家说法】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段成荣:生育政策改革将带来社会服务目标人群的变化

。卫生计生部门在计生服务、妇产科服务方面,教育部门在托、幼教育方面,规划部门在人口空间布局变化方面都要尽快做出科学的分析、预测,早作服务能力调整等相应安排。

【官方回应】北京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北京市绝大多数二、三级综合医院都有产科,全市助产机构近140家,产科床位近4000张。如果每张床位平均年周转60个产妇,全市的产科床位每年可接纳24万人次。近年来

,全市年分娩总量约22万,“生孩子难”主要集中在三级或妇产专科大医院,不少二级医院的产科床位尚有闲置。未来3年至5年,全市将有约20所大医院扩建,11家位于郊区县的区域医疗中心建成,会相应增加产科床位壮大产科服务能力。

三年增加7.5万个入园学位

【市民反映】家住昌平的刘女士:小区里的配套幼儿园因为申请不到办园资格关闭,为了给孩子找个可靠的幼儿园,已经找关系又花钱。今天上还说,“单独二胎”政策一出,学区房都跟风要涨价。再生第二个孩子,以后上幼儿园上学都成问题。

【专家说法】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刘爽:近期做过一项调研,北京的幼儿园学位尚不能满足需求,如果近两三年内再出现出生人口小高潮,将直接导致孩子入园更加困难。政策调整必然带来人口变化,政府需要在公共服务、社会管理和社会保障等诸多方面积极跟进,做出调整和完善。

【官方回应】昨天,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为缓解入园难,2011年北京颁布《北京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1年-2013年)》提出,市、区(县)3年投入49.6亿元,规划建设并改扩建769所幼儿园,今年底将增加学位7.5万个。另外,今年北京新建的30所城乡一体化学校,已于9月1日开学,加上去年已建的15所,将提供6.4万余个学位。

-建议

“失独家庭”补偿纳入社会福利体系

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刘爽指出,“单独二胎”新政让我国不会再出现政策性“独二代”家庭现象,有利于家庭的幸福和谐,减少“失独”悲剧。但新政实施后,政府也应注意普惠政策与特惠政策的衔接与配套问题。“多年的计划生育,累积出上亿的独生子女家庭、特别是失独家庭,如何在改革、发展大局中,将对这些家庭的补偿和优惠纳入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的制度体系,体现社会公平,是政府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

本版采写/新京报魏铭言杜丁

原标题:卫计委:曾有建议继续收紧生育被决策层否决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有赞爱逛直播
微信小程序怎么样
做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