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渝贵铁路让重庆加速融入全国高铁路网

发布时间:2019-04-04 08:50:19

原标题:渝贵铁路让重庆加速融入全国高铁路

重庆西站候车大厅设计美观。

重庆西站公交枢纽入口。

1月19日,渝贵铁路开行首日火车票在中国铁路客服中心12306站开售,重庆向贵阳方向逐日开行约43趟旅客列车。通过渝贵铁路,重庆始发的高铁动车,还开进了昆明、南宁、桂林、长沙、南昌等地,路径的优化进一步缩短了前往广州、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动车组旅行时间。

渝贵铁路,这条南向的大能力运输通道,进一步密切了重庆与周边省区市和沿海城市的联系。重庆也由此加速融入全国高速铁路络。

从川黔到渝贵

渝黔两地铁路提速等待半个世纪

今年1月上旬,1辆测试运行的动车组列车从渝贵铁路的控制性工程——新白沙沱长江特大桥上飞奔而过。这座世界首坐双层6线铁路钢桁梁斜拉桥横跨长江天堑,成为渝贵铁路上一道亮丽风景线。

与特大桥几乎平行、相距100米,矗立着一座造型稍显古朴的铁路桥——白沙沱铁路长江大桥,它在西南铁路建设史上的名望,可不比新白沙沱特大桥小。

研究重庆铁路建设历史的学者王鹏介绍,白沙沱铁路长江大桥曾是我国第二座横跨长江天堑的大桥,它在1960年12月10日建成,在当时意味着成渝铁路和川黔铁路实现接轨,意义重大。从那时起,重庆与贵州开始建立了铁路联系。1965年10月1日,川黔铁路建成通车运营。通过京广、陇海、宝成、成渝、川黔等铁路,使得首都北京与西南地区的联系更加紧密。

渝黔铁路公司工程部专家姚云晓说,川黔铁路经过地带地质条件复杂,特别是线路进入贵州境内后,路旁的岩层风化剥落、塌方、滑坡较为普遍,旅客列车运行速度较低。1991年底,川黔全线实现电气化改造,两地间旅客列车运行时间依然需要10多个小时。

川黔铁路是一条单线铁路,客货运输“负担”却异常繁重。铁道勘察设计学者曾鸣凯曾在2004年对川黔铁路运输情况进行过调研。他介绍,当时川黔线开行旅客列车19对、货车20对,能力利用率已达117%,处于“超饱和”运转。渝贵之间昼夜期盼开辟另外一条大能力快速铁路通道。

2013年5月,渝贵铁路正式开工建设,从线路走向和站点设置可以看出,它与川黔铁路共用一个通道。但是,渝贵铁路比川黔铁路短了约80千米。为确保铁路时速200千米的目标值,铁路采取截弯取直,遇河架桥、遇山凿洞,边建设边治理地质隐患,姚云晓说,这与川黔铁路在上个世纪60年代傍山沿河修建的方式完全不同。

1月19日,随着渝贵铁路列车时刻表的出炉,渝贵之间铁路旅行时间由10小时左右紧缩至最快2小时8分钟。此时,距离川黔铁路通车已悄然过去约半个世纪。

渝贵

打开一条南向大能力运输通道

重庆人石永清三十多年来一直在川渝、广深之间创业奔忙。对他来讲,春运就是一张皱巴巴的火车票,一节连厕所都站满人堆满行李的车箱,一次次停靠又一次次前进……他还记得,自己十多岁坐火车前往广州和深圳,就是从通过贵州的大山大河开始的。

每年铁路春运,节前务工客流从广深北上归家,节后从川渝南下务工,川渝和珠三角地区的铁路运能承受侧重大考验。曾跑过广州车的老客运员邹兰英还记得,在渝怀铁路建成通行旅客列车前,重庆前往广州的列车,几近都要经川黔线出重庆市,然后走湘黔上京广线,或经川黔、黔桂、湘桂线前往广深。“固定列车开40多个小时,加班列车50多个小时,那些年就是这样熬过来的。”石永清很清楚地记得列车的运行时间,对那样的旅途总是充满感慨。

曾鸣凯介绍,川黔铁路是单线,技术标准又低,成为川渝列车往南的瓶颈路段;黔桂、湘桂线运力又十分紧张,春运高峰期这条南向客运通道,开行不了大量的临时班列,难以满足巨大的客流需求。

2007年4月渝怀铁路建成通车后,重庆至广州铁路客运线路才由川黔改经渝怀线运行,旅客列车运行时间大幅缩短。重庆北—广州的K201次运行时间缩短至23小时左右,比走川黔、湘黔缩短8个多小时。但是,当时的渝怀铁路也是一条单线铁路,而且列车速度最高只有120千米/小时。

2014年12月底,贵广高铁建成通车,这条西南出海最便捷的铁路大通道,让重庆再次把南向提速的眼光聚集到了贵州。随着渝贵铁路的建成通车,川渝地区居民可以通过运营速度为200千米/小时的渝贵铁路、250千米/小时的贵广高铁直通广深,重庆至广州最快的铁路旅行时间由现在的12小时(经沪汉蓉铁路、京广高铁运行的高铁动车),缩短至7小时10分。

一次建成双线的渝贵铁路,完全买通了川渝南向通道的瓶颈,王鹏注意到,通过渝贵铁路逐日开行重庆至广州的高铁动车到达18趟,即便是动车组不重联,每天重庆新增到广州的运力在1万席以上。1月19日,渝贵铁路正式售票,来往重庆和广深的车票1抢而空。渝贵,这条南向的大能力运输通道,已开足马力在为2018年春运服务了。

跨过渝贵

重庆加速融入全国高铁路

渝贵铁路虽然运营时速仅200千米/小时,算不上是高速铁路(速度在250千米/小时以上为高铁),但渝贵动车组运行时间仅2小时,这给了重庆加速融入全国高铁路的机遇。

王鹏注意到,渝贵铁路通车,贵阳往北有了前往川渝地区的快速通道,沪昆高铁东西横贯,贵广和渝贵南北延伸,贵阳在西南高铁路中的关键地位更加显现。重庆通过贵阳高铁关键,加快融入全国的高铁路。

在铁路部门公布的渝贵列车时刻表中,除贵阳和广州,重庆经渝贵铁路还开行了20对到昆明、桂林、柳州、南宁、长沙、南昌、上海的高铁动车,这是重庆继沪汉渝蓉铁路开行后,重庆铁路一次新增高铁动车数量最多、辐射范围最大的“扩军”。

铁路部门表示,渝贵铁路是西南地区首条直通南北的快速铁路通道,不仅有效拉进川渝地区与贵州省的时空距离,更增强了西南纵向连接华南地区的铁路纽带传输作用。渝贵铁路通车后,重新审视中国高速(快速)铁路版图可以发现,我国京广线以西,构成了兰新—兰渝—渝贵—贵广这条新的南北向快速铁路骨干通道。

而对重庆而言,渝贵让重庆加速融入了国家高速铁路——在重庆的北面,兰渝铁路、西成高铁接入中国北方的高铁络,重庆往西北、华北构成了大能力的快速铁路通道;在重庆的南面,渝贵铁路与沪昆高铁、贵广高铁衔接,进入到华南和华东高铁络。

依照《重庆市中长期铁路计划(2016—2030年)》,我市将加速推进高铁这一重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今后将陆续推动渝贵高铁、兰渝高铁、渝西高铁、渝昆高铁等重大铁路项目建设,随着重庆“米”字形高铁路的加速构成,处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上的重庆,在高铁“朋友圈”中会愈来愈光彩照人。 相干Tags:

咽喉化脓疼痛怎么办
咽喉发干疼什么原因引起的
咽喉外疼痛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