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气候谈判成果寥寥

发布时间:2019-08-14 17:56:12

气候谈判成果寥寥

当地时间12月7日,历时两周的第18次缔约方气候会议在卡塔尔多哈闭幕。会议期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减排问题上分歧依旧严重,人们寄希望于当地时间12月5日展开的部长级别磋商和谈判,能够就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达成一致。但外界预测,此次多哈气候谈判很可能与往常一样成果寥寥。

《京都议定书》:美国是最大阻碍

自2007年至今,在印尼的巴厘岛、丹麦的哥本哈根、墨西哥的坎昆,各国外交人士进行了多轮谈判,始终无法就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达成一致。本次多哈谈判的基本议题有5个:就《京都议定书》第二期承诺达成协议;在气候融资问题上有所突破;对控制气温升高在2℃的长期目标内达成有效共识;就排放量差距扩大作出回应;在公平、科学的基础上制定一个适用于所有国家的长期框架。

2012年是《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的最后一年,是否延续这一协议成为会议矛盾的焦点。由于该协议为主要发达国家限制温室气体排放设定了具有约束力的目标,从近日的谈判结果可以看出,发达国家对《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不予接受,达成共识的难度较大。

美国是最大的阻碍者。尽管奥巴马在上个月连任之后曾承诺,要在第二任期内表现出“气候领导力”。事实上,奥巴马至今都不曾把气候政策排上过他的议程。此外,美国还回避减排义务,在对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方面也态度冷淡。

根据第一承诺期协议,发达国家的排放量需要在1990年的基础上平均减少5.2%,但如今,美国、加拿大、日本、俄罗斯和新西兰已退出《京都议定书》,承诺参与《京都议定书》第二期承诺的国家仅有欧盟成员国、瑞士、挪威及澳大利亚。专家指出,即便能勉强通过一个第二承诺期框架,其约束力也不强。

排放失控:完成目标有难度

在多哈气候变化大会前夕,联合国[微博]和世界银行[微博]连续发布《排放缺口:哥本哈根协议可以实现2℃/1.5℃目标吗?》和《降温:世界难以承受4℃》两份重要研究报告。这两个报告都提出了全球碳排放失控的警告,并催促国际社会加紧应对步伐。然而,英国媒体报道称,依据当前形势,在2015年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2℃以内有难度。

不少专家表示,如果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继续停留在自身位置,那么气候谈判可能驶出轨道。

气候资金:英国承诺作表率

在12月5日举行的部长级别圆桌磋商会议上,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环境部长第一个发言。他开门见山地表达了发展中国家在资金问题上的强烈诉求,对中期资金提出了具体要求,希望在2015年前达到600亿美元基金的目标。

作为重要的发展中国家集团——“基础四国”12月4日下午也举行了部长发布会,再度重申,“发展中国家应该得到资金支持”,并提出变通的方案,要求先解决2013年到2015年的“中期资金需求”,同时这些钱应以“绿色气候资金”为主要渠道,以避免透明度不足的情况发生。

根据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协议,发达国家原计划要在2010年至2013年迅速融资300亿美元用于帮助贫穷国家减少排放并适应全球变暖效应。按照规定,这笔资金要在2020年扩大至1000亿美元。然而,发达国家如今都陷入财政赤字危机,很难实现承诺。在拉锯战中,终于有发达国家在此次会议上就气候资金作出了承诺。英国第一个承诺会在明年增加气候资金的投入,将满足15亿英镑快速启动资金(GCF)的要求,在此之后,再启动18亿英镑作为中期资金的投入。

印度代表Mira Mehrishi表示,“3年快过去了,还没有任何快速启动资金入账。”GCF董事成员、赞比亚谈判人David Kaluba表示,应设立具体的时间表和切合实际的路线图推进融资进程。

基础四国:抱团施压表关切

欧美等发达国家继续在基本议题上“扯皮”,发展中国家则抱团施压。巴西代表“基础四国”阐述了共同的立场和关切;印度、南非也分别简要阐明意见。印度表示,该国将2020年的减排目标定在20%

。南非重申,资金支持和技术转让对减缓温室气体排放很重要;中国则希望避免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的文本在2017年到2020年间出现“空窗期”,并强调发达国家在未来8年应提高减排力度。

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还就中国本身的减排努力表示,中国政府一贯高度重视气候变化问题,已宣布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尽管实现这一目标存在很多困难和挑战,但我们实现这个目标的决心和信心不会改变”。

值得注意的是,欧美发达国家为引领未来产业话语权,努力在绿色经济领域争当带头人,可自身的国家财政问题让其绿色先锋的意图变成“空头支票”。英国《卫报》称,英国的绿色投资银行难以从财政部获得拨款,从而不足以引领私人资本进入绿色产业进行投资;美国总统奥巴马虽然宣称要当引领世界绿色产业的模范,但国会对预算开支的冲突让其政策难以施展;反观亚洲国家正在积极行动,如中国“十二五”期间绿色投资有望达到8万亿元人民币,韩国每年拨出超过200亿美元促进绿色产业增长。

潘基文:发达国家应带头

看到气候谈判进度迟滞不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非常着急。他指出,气候变化正在影响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反常”变成了“正常”,危险信号无处不在:土地退化、冰川前所未有地消融;从美国到印度,成千上万老百姓遭受洪灾;从乌克兰到巴西,干旱让关键性的作物受到损害。各方应以妥协的精神和长远的目光,共同应对气候变化。

潘基文进一步表示,美国和欧盟应在应对气候变化中起到带头作用。他说,发达国家有资源、有技术,而气候变化大部分是由发达国家工业化进程引起的,他们应该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发展中国家没有这种能力。

他同时称赞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做了大量努力,即使不是《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强制减排国家,但中国仍很明智地做了大量投入,努力实现能源多元化。他希望印度、巴西、南非能与中国一道,发挥重要作用,共同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宝宝健脾胃的食物小儿积食什么原因

什么是不孕不育
张剑中
乐芮注射使用说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